IT'S

01相遇之初

  这一天是老太太的生日,得知刘健鸣其他兄弟姐妹也要过来给她过生日时,说什么都要下楼去等。

  刘健鸣担心她晒着,一会给她擦汗,一会喂她水,动作无一不轻柔,生怕弄疼她。

  在一旁的其他老人看到后就发出了羡慕的声音,跟着老太太搭话:“老姐妹,你女儿真孝顺,你看对你多好。”

  自己的亲妈放在养老院,对着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老太太忙上忙下献殷勤,还生怕有点什么闪失,这里面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她出生在农家,因为家庭经济原因,她并没有读过书,所以她和大部分女子一样,大字不识,心里只知道当女儿要孝顺父母,嫁为人妻后要遵守三从四德,以夫为天。

  后来,高玉清的父母为了给大儿子凑够彩礼,把高玉清嫁给了隔壁村子老李头的儿子。

  老李头为人老实,他的儿子像他踏实肯干,唯一不好就是老李头的妻子太过强势,不管有理还是没理,一张嘴都不饶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他儿子没有姑娘愿意嫁。

  俗话说婆媳是天敌,有这样厉害的一位婆婆,嫁过去要受委屈自然不会少,那个女孩愿意去吃苦?

  嫁过去后,家里的家务活全都是高玉清干,还要每天早上给婆婆洗脚按摩,力气稍微不合适,就会遭到一顿骂。

  幸好她丈夫是个会心疼人的,经常会维护高玉清,在他的协调下,日子也还过得去。

  后来,高玉清还给老李家生了2个男孩,因为儿子,婆婆对她的态度也好了不少,本以为日子会越来越好,可谁能想到,意外就这样来了。

  1954年,高玉清的丈夫突发疾病,因为没有钱治病,没多久就丢下一家老小走了。

  高玉清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在他的灵前发誓再也不改嫁,不吃不喝守了3天灵,丧事过后,因为受不了打击还大病了一场,后来还是因为两个儿子饿肚子哭闹她才生出一点求生意志。

  丈夫没有了,她还有两个儿子,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把这个家撑起来,把儿子养育成人。

  无处可去的高玉清只好投奔娘家,可谁能想到娘家人也避而不见,她的大嫂更是让她“去死”,不要再祸害别人。

  她的父母有钱有权,从小养尊处优,从没吃过苦,嫁人后丈夫刘致台是政府官员,家里不愁吃穿,生活上还有保姆照顾,十指不沾阳春水,与高玉清对比,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

  高玉清被婆家和娘家赶出来后,她四处流浪,后来在四川新津县找了一份给人洗碗的工作。

  一次休息时,她听到饭客讨论去有钱人家当保姆薪酬高,事情简单,只需要把家里照顾好就可以了。

  高玉清听到这些话后她觉得自己很适合保姆这份工作,不说别的,以前嫁到老李家,就算是苛刻的婆婆也忍不住夸她卫生搞得细致。

  朋友知道高玉清为人勤快,手脚麻利,所以也处处帮她留意有没有找保姆的有钱人家。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刚到地头十有八九会来一个下马威,弄一点动静出来树立威信。

  可刘致台不一样,他为人谦逊,处处有礼,从来不会摆官腔,跟着他一起过来新津县的还有他新婚不久的妻子许曼云,两人琴瑟和鸣,十分恩爱。

  因为刚来到新地方,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请保姆,许曼云从小没受过累,一些生活的事她自然是不懂,日常的生活起居都是刘致台一人打理。

  看着丈夫焦头烂额的样子,许曼云提议请一个保姆照料,这样刘致台可以安心工作,许曼云也能安心养胎。

  得到这个机会,高玉清高兴又紧张,高兴的是自己找到了一份工作,可她又担心他们家规矩多,自己农村出身,又没有受过教育,生怕惹到主人家不高兴,所以她处处紧张,手脚也不知所措,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忙活家务,生怕自己停下来了就被主家说偷懒,所以就算没活她也要找活干。

  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她总是拿一个小碟子装一点,然后自己一个人蹲在厨房里急忙忙的吃两口,然后又站在饭桌旁低着头等着他们吩咐。

  许曼云夫妻接受过教育,在他们心里人人平等,看到高玉清如此小心翼翼,他们心里也不得劲。

  后来有一天吃饭,高玉清又拿着饭菜进厨房,许曼云实在是无法忍受,筷子一放,起身进了厨房把高玉清拉了出来,对她说:“玉清同志,你整天端着饭进厨房里吃是为什么,饭桌上吃不好吗?”

  高玉清连忙解释:“夫人你误会了,我是你请的下人,我怎么能在饭桌吃饭呢。”

  许曼云轻拍着她的手说:“我们都是同志,人人平等,哪里有什么主雇之分,你就把我家当做你家就行,在家里怎么样在这就怎么样。”

  说完就把高玉清拉到饭桌一起吃饭,刘致台也十分的高兴,和许曼云一样,他也觉得人人平等,像一家人一样坐在一起吃饭才热闹。

  夫妻们和蔼的笑容让高玉清倍感亲切,忍不住抹起了眼泪,许曼云看到她这样,便出声宽慰。

  高玉清也说起了自己的被婆家娘家赶出来的事,他们听后不仅没有介意,还替高玉清感到了不值,说只要高玉清愿意,她就是刘家的一份子。

  经过这一次谈心后,高玉清和他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做事也放开了手脚,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看到高玉清这么会治家,刘致台和许曼云两人把自己的工资全部给高玉清,让她拿去做生活开支,一开始高玉清说什么都不愿意,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钱败光了,后来还是他们夫妻使了一点小计谋,花高价买了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后,高玉清看不过眼,才同意把钱拿在手上。

  此时在刘家夫妻心里,与其说是高玉清是保姆,不如说她是管家,是他们家另一种形式的主人。

  真心换真心,许曼云夫妻真心待高玉清好,高玉清也用真心以待,把刘家当做自己的家照顾。

  后来许曼云的大儿子出生,因为是第一胎,许曼云痛的死去活来,孩子也不愿意出来,高玉清自己生过两个孩子,吃过生孩子的苦,所以许曼云生产时她一直陪在旁边,不停的安慰加油,手被许捏肿了也丝毫不吭声。

  孩子好不容易出生了,许曼云又因为奶水不足,孩子吃不饱。高玉清心急如焚,她四处打探,得知50里地外有一位接生婆有一个下奶秘方。

  高玉清得到地址后,靠着双脚走去讨秘方,回来后也顾不上脚上磨破的水泡,连忙进厨房煮给许曼云吃。

  除了这些,许曼云月子期间的饮食更是细致,高玉清先是帮她排干净恶露,然后再给她慢慢进补,在她的调理下,许曼云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生完老大之后,许曼云又陆陆续续的生了5个孩子,而这几个孩子,全都是高玉清一手带大。

  生完老六之后,刘致台夫妻工作调动,去了另外一个县,因为距离远,夫妻俩回来的时间并不多,高玉清为了不让老六挨饿,拿着碗一家一家的敲门问家里有没有生孩子,能不能给一点奶,实在找不到了每天凌晨4点起来,摸黑到郊区的农场买羊奶。

  虽然许曼云和刘致台因为工作原因不在身边,不过在高玉清的陪伴下,孩子们并没有觉得孤独,同时也对高玉清有着一种说不清的依赖,但也有发生令人寒心的事。

  老三性子活泼大胆好动,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外面,他都是最能惹是生非的,有一次他和同学一起起哄打架,老师请家长,因为许曼云不在,高玉清只好代去。

  在这期间,老三不愿意认错,高玉清重着手打了几下他的屁股,结果老三大喊:“你就是我们家请的保姆,又不是我亲妈,你凭什么打我。”

  老三不服气,回到家以后更是打电话给许曼云诉苦,告知高玉清打他的事,可谁能想到,许曼云直接骂道:“妈妈不在,高娘(高玉清)就是你亲妈,她打你你就得受着。”

  这时许曼云和刘致台虽没在新津县,可他们的工作正常,每个月都能寄20元回来给家里做开支,生活上没有问题。

  可随着那个10年的到来,他们的工作也遭到了影响,每个月的生活费从20元减到了10元。

  每个月10元钱,省吃俭用,一块钱分成几块花,勉勉强强能够让孩子们吃饱肚子,可后来连10元钱也没有了,夫妻俩都吃了牢饭,就别说给高玉清工资了,孩子们连吃饭都困难。

  这时候,很多人都劝高玉清离开刘家,另外找一家雇主算了。但高玉清说什么都不愿意,她说:“有钱我不能走,如今没有钱了我更不能走,我走了孩子们怎么办?我在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让他们饿到肚子。”

  于是,高玉清拿出自己的养老金当做家庭开支,可她那点钱根本就支撑不久,很快就捉襟见肘了。

  饿谁高玉清都不愿意饿了孩子,看着空空的米缸,她很是着急,思来想去后,她把她奶奶传给她的玉镯当掉换了20块钱给他们买粮食。

  再后来实在是没办法了,高玉清每天早早的去市场捡一些菜叶子,带着孩子们上山挖野菜,去河里抓鱼,最艰难的时候连树皮都啃。

  在高玉清心里,孩子吃饱是最重要的,所以不管家里有什么,高玉清都是最后一个吃的,有时候食物少不够吃,她就喝水充饥,日子艰难她也毫无怨言。

  令人震撼和感动的是,高玉清完全可以离开,重新找一个雇主就能衣食无忧,可她却没有这样做。

  别人问她为什么不走,她说:“孩子们喊我一声高娘,不管怎么样,只要我还在一天,我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护他们一天。”

  就这样,一直挺到后来“十年”的结束,许曼云和刘致台官复原职,刘家的生活才逐渐好一点。

  许曼云夫妻俩回来,看着长大成人的孩子们,他们给高玉清磕头,对着她说:“玉清,你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这样的恩情我们怎么还都还不尽。”

  后来,刘致台把高玉清的户口落在了自己的户口本上,虽然上面与户主的关系写着保姆,可实际上,高玉清在刘家的地位更像是一位“大家长”。

  90年代,刘致台的工作有了大调动,他带着全家以及高玉清来到了重庆,孩子们也有了自己的事业,有的像父母一样从政,有的去经了商,有的成为了教书育人的老师。

  此时的高玉清年纪已经不小,因为年轻时的劳累,身体上有了不少毛病,干起活来手脚已经不利索。

  许曼云和孩子们商量着要再请一个保姆,高玉清得知后伤心不已,躲在房间里哭着说:“我老了不中用了,你们嫌弃我也是常理。”

  看着高玉清委屈的模样,许曼云安慰道:“玉清姐姐你想什么呢,我们是要请一个保姆来照顾你,你都一把年纪,就该让孩子们好好孝顺你,你放心,他们谁敢嫌弃你,我打断他的腿。”

  听到这句话,高玉清高兴不已,可她却不愿意让孩子们破费给她请保姆。不过此时已经轮不到她说了算,刘家还是给高玉清请了保姆。

  2006年,高玉清突发中风,刘家几个孩子知道后,全都一窝蜂的赶往了医院,一群人在门口焦急等待。

  因为情况紧急,需要做手术,医生拿着手术同意书出来,刘家老大二话不说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还拉着医生的手再三恳求,钱不是问题,让他们尽力救治即可。

  也幸好送来及时,高玉清的挽回了一条命,住院那段日子,孩子们轮流来医院照顾高玉清,不管任何时候,病房里都有两个人在,就连医生都忍不住感叹,他们是真正的孝顺。

  可怎么也想不到,因为保姆的疏忽和照顾不周,2007年高玉清再次中风引发脑出血,这一次之后高玉清虽然性命无碍,但她只能窝在轮椅哪一寸小天地。

  刘家几个孩子心有余悸,出院后什么事都是亲力亲为,6个孩子中唯一的女儿刘健鸣更是提出了把高玉清接到自己家中贴身照料。

  此时,许曼云因为年纪的问题,身上也有着不少的慢性病,身边也需要专业的人照顾,就在孩子们犯难不知道如何做之际,许曼云提出自己去养老院。

  她说:“玉清姐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她把大半辈子的心血都放在了我们家,所以不管如何,都不能委屈了她,再说了,我这身体还是需要专业的照顾,我看健鸣小区对面的那家养老院就不错,24小时都有医护人员照顾,我要是有什么事,他们比你们更专业。”

  为了更好的照顾高玉清,刘健鸣提前办了退休,她的丈夫一开始对此颇有怨言,但在得知高玉清和刘家的故事后,他也十分的支持,有空之余还会帮着照顾。

  天气冷刘健鸣就开着暖气,垫着暖垫,时刻保持的房间的温度在28度,保证不会冷着高玉清。

  天气热的时候,刘健鸣中午晚上都会帮高玉清擦身体,为了防止肌肉萎缩,她还去学了按摩,甚至做饭的时候都看着菜谱,学着做一些有益血管的菜。

  每天会推着高玉清下楼散步,小区里的老人看到都十分羡慕的说:“玉清,你真的是好福气啊,有这么多孩子孝顺你。”

  刘健鸣每次都会开口解释:“我高娘就是我们另一个妈妈,她为我们付出的更多,相比起来,我们做的还不够多。”

  高玉清看很是欣慰,但她并不想过多的麻烦孩子们,所以尽管医生已经说可以走起来的可能性不大,但她依旧是认真的去复健。

  刘健鸣夫妻看着她疼痛难忍的模样,都心疼的叫她不要练,可高玉清依旧坚持,后来经过一年多的康复,高玉清在家人的搀扶下可以慢慢的走上一小段路。

  2015年,高玉清96岁高寿,刘家6个孩子都从全国各地回来给她祝寿,连上子子孙孙总共也有30多口人,一大家子十分的温馨热闹。

  看到此情此景,高玉清很是感动,泪眼婆娑的对他们说:“孩子,谢谢你们,高娘这一辈子都想不到,我还能有这样的福气,我死也无憾了。”

  看着眼前和蔼的老人,许曼云哽咽都说:“玉清姐,你就是孩子的妈妈,要是没有你,不一定有现在的他们,你就安心的受着。”

  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有恩报恩,不管是神话还是真实故事,相信大家都听过不少。

  就像高玉清,她丈夫离世,孩子夭折之后面对着各种冷言冷语,甚至还被家人嫌弃,忍饥受饿,可以说是看尽了各种不美好的东西,来到刘家时也是畏手畏脚,生怕遭人嫌弃。

  可许曼云知道这些事后,不仅没有为难,甚至给了她温暖,让她感受到了平等,这些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微不足道,但对于深陷泥潭的高玉清来说是帮她重建人生希望,是她的救赎也不为过。

  所以她对许曼云和刘致台的感激之情也非常的浓烈,把他们当做了自己的“再生父母”,她把刘家,把他们的孩子当做了自己的全部,可以为他们付出自己的一切,所以她才会在刘家陷入僵局时不会弃之不顾,宁愿委屈自己也不委屈孩子。

  一世磨难,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其中心酸,在此为高玉清的大爱精神和刘家孩子的跪恩反哺点赞!电抗器的分类和作用正版彩霸王综合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