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美

曾由周杰伦代言 这个品牌又出事:被曝欠薪欠款 2家公司被强制执

  2022年上海市重大产业项目集中签约虹桥国际。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两控股公司近日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杭州美特斯邦威服饰有限公司和昆明美特斯邦威服饰有限公司共被强制执行超53万元。而就在不久前,深陷讨薪风波,先后被多位员工在社交媒体上爆料称拖欠数月工资,而美邦对此始终保持沉默。

  这家老牌服装企业的业绩下滑得厉害。年报显示,2019至2021年,美邦服饰亏损超21亿元。其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6.8亿元至6.2亿元,与同期发布业绩预告的服饰企业相比,亏损较为严重。

  美邦服饰创始人周成建在之前的采访中表示,公司要做生存管理,因此要做极度的“萎缩”,原先是5个品牌铺开经营,现在则主抓美特斯邦威品牌。

  这并不是个例。困境席卷了诸多休闲、女装品牌。头豹研究院分析师李世越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原因主要有三,一是企业受疫情影响较大,二是成本上升进一步缩减相关企业利润空间,三是电商平台的发展冲击了传统服饰品牌。

  创立于1995年的美邦服饰是很多90后的时代记忆,但近期,这个成立二十余年的公司陷入了员工讨薪、合作商讨款的漩涡之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已有上海、辽宁、山东等多地员工反映被美邦服饰拖欠数月的工资。一名上海的员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她在今年4月中旬接到公司延迟发放上个月工资的通知,4月末突然接到公司电话,对方告知她已被裁员。但是,美邦服饰与她在赔偿协议上未能达成一致,“经过多次沟通协商,公司承诺在6月15日给我们发放赔偿金,其余工资按照正常发薪日发放。”

  截至目前,她仍然没有获得赔偿。而在另一条视频中,她表示已拒绝调解,在等待劳动仲裁,同时人事部门也不再回复消息。

  员工之外,一家为美邦服饰提供新媒体广告服务的合作商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美邦服饰已经拖欠他们款项半年有余。他介绍称,公司主要负责在社交平台上为美邦服饰推出的新品进行推广,双方签订的合同日期为2022年1月1日至2022年2月28日,本来双方约定在相关推广内容发布十日内就要结清款项,但直至今时美邦服饰仍然没有给他们打款。

  “每次问他们员工都被告知已经在走流程了,但还是迟迟不打款。”该新媒体公司表示,他们已经聘请了律师,也向美邦服饰下发了律师函,“我们准备下周再得不到确切消息就去他们上海总部进行沟通。”

  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一季度,美邦服饰货币资金为1.02亿元,较2021年报的3.31亿元下降69.25%,经营性现金流为-1.82亿元,流动负债则高达36.74亿元。2019至2021年,美邦服饰资产负债率从68.02%增长至86.05%。

  7月15日,美邦服饰发布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6.8亿元至6.2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646.86%-1492.73%。

  美邦服饰称,受疫情影响,公司上海浦东的物流总部约有2个月时间,无法向全国线下门店及线上网购正常发货,致使公司营业收入及经营利润出现下滑。同时,疫情期间部分加盟商绩效不佳,还款出现逾期及应收账款账龄变长,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对上半年净利润产生较大影响。

  财报数据显示,早在2012年,美邦服饰的净利润就呈现负增长,2015年开始出现亏损,当年归母净利润为-4.32亿元,疫情前的2019年更是达到8.25亿元的亏损,这使得2016和2018年实现的千万级盈利显得微不足道。2020年,美邦服饰亏损已达8.59亿元。

  从感受到危机以来,公司就尝试各个方向的转型。2014年,为了抵御电商的冲击并寻找增量,美邦推出自营电商邦购网,并于次年上线社区电商“有范”APP,砸了高达1.17亿元的广告费用亮相《奇葩说》。可惜广告做足了人气却没上来,被寄予厚望的“有范”仅坚持了两年就草草下线%,渠道只有天猫一家,毛

  “城城有美邦店,街街有美邦店”曾是美邦服饰对外宣称的目标,高峰时期扩张的大量门店,在巨额亏损之下也难承其压。财报显示,2019至2021年,美邦门店分别减少785家、683家和403家。在巅峰的2012年,美邦服饰的门店数量高达5220家。

  出售资产也成了美邦的“自救”之举。2021年3月,美邦服饰与控股子公司上海邦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拟将共同持有的上海模共实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拟出售金额合计4.48亿元。4月,美邦拟以4.24亿元向“凯泉泵业”出售所持“华瑞

  ”10.10%股份,然而相关计划到目前仍未获得银保监会的许可。周成建曾表示,“业绩巨亏是事实,如果要让美邦继续走下去,那就必须自救。(卖资产)是唯一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太平鸟预计半年度净利润为1.33亿元,同比减少68%;森马服饰预计净利润9000万元至1.3亿元,同比下降80.46%至86.47%;日播时尚预计净利润为358万元,同比减少87.14%;朗姿股份预计净利润800万元至1200万元,同比下降87.14%至91.43%。

  公司普遍表示,受国内新冠疫情影响,线下门店关闭,零售业绩欠佳,导致营业收入、销售毛利同比相应下降。头豹研究院分析师李世越表示,女装、休闲服饰时尚属性较强,产品具有一定“保质期”,但受疫情影响,不少地区服装仓库出现囤积、无法正常发货,进而影响门店产品延迟到货,门店在售款式落后,产品与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压缩盈利空间。

  彼时电商初兴,新品牌如雨后春笋,严重冲击着线下,而从欧美涌入的ZARA、H&M等快时尚品牌,又进一步挤压着这些老企业的生存空间。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单一圈层的用户,不同城市、区域的用户,都在发生分化,全品类品牌在品类细分上的优势,被新兴品牌蚕食,新兴品牌在品类配搭的深度挖掘,从产品研发、品牌推广、品类运营上发力脱颖而出。

  “每个品牌需要清晰自身的核心竞争力,要把核心竞争力做深度,而不是盲目扩张,也不是盲目全盘否定、全盘创新,需要基于自身的业务模式特点做创新。”程伟雄表示。

  2009年,波司登为了改变羽绒服季节性销售的限制,开始向男装、女装、童装领域多元发展,并逐步向海外进军。此举变动虽大,但旗下品牌众多,品类不够突出,在业绩上并没有带给波司登明显的提升。2018年,

  转型提出专门做中高端市场,也由此开启涨价之路。研报显示,2018年波司登主品牌提价幅度高达30%到40%,单价1000至1800元的羽绒服占比由47.6%提升至63.8%,1800元以上的羽绒服由4.8%提升至24.1%。也正是这一年,波司登的业绩迎来转变,其营收与净利润分别实现16.9%、59.51%的增长。2021/22财年(截至2022年3月31日),波司登集团实现总营收162.14亿元,同比增长20%,净利润同比增长20.6%至20.62亿元,毛

  高达69.4%。森马选择进军童装业务。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儿童服饰收入在森马总营收中占比为52.6%,到2021年上半年已达63.05%,占比接近成人休闲服饰板块的两倍。据悉,森马旗下的巴拉巴拉品牌已连续多年国内市场份额第一。

  这一转型思路带来了新的空间。欧睿咨询数据显示,2015-2020年,国内童装市场年复合增长达到10.4%,是服装行业中增长最快的赛道之一,预计在2024年童装市场规模将超过4000亿元。与此同时,童装业务的毛利率更高,在森马财报中,童装服饰毛利率每年均高于休闲服饰,超过40%。

  有业内人士表明,童装业务缓解了森马在休闲服饰领域的失利局面。头豹研究院分析师石琛认为,精准定位主要目标客户人群无疑有助于企业降本增效、树立更鲜明的品牌形象、在服装行业红海中打出差异化。

  程伟雄也认为,优势品类做好商品企划、产品研发设计、价格策略、营销策略以及供应链优势资源整合,才能引领市场,才能具备话语权,并抵抗经济下行带来的风险。香港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